温州麻将双翻
知音網首頁 > 精華 > 親情是殘酷的克制,叫一聲父親好沉重

親情是殘酷的克制,叫一聲父親好沉重

www.gjjgh.tw 2019-03-27 10:52:48 知音海外 我要評論

字號:T|T

后來,當她得知這個人就是父親,而他16年前誤殺人全是因為她時,她不禁潸然淚下……

 

\

  母親以同學的名義帶來了一個陌生的叔叔,然而,她很反感叔叔那怪異的眼神,可母親卻還要留這個陌生人住進家里,此舉遭到了她的極力反對,以至憤然離家出走。后來,當她得知這個人就是父親,而他16年前誤殺人全是因為她時,她不禁潸然淚下……

悲喜交集,媽媽帶回一個怪叔叔

  成都是個美麗的天府之國,有九寨溝、峨嵋山、都江堰等風景名勝,每年的夏天都很誘人。高校里眾多學子懷著愉悅而輕松的心情,總盤算回家前多逛逛。但對于年僅21歲、在成都理工大學上學的楊莉卻沒有在夏天的快樂中聞到陣陣郁香!

  楊莉家在重慶涪陵清溪鎮,她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還有幾天就放暑假了,她收拾著行李,心里卻充滿了矛盾:是留下來好好打工掙錢,還是回家陪陪母親?母親朱季蘭是個善良傳統的女人,在女兒四歲時丈夫離開了家,她一個人照顧女兒。如今為了正在讀大學的女兒,她除了在一家工廠食堂工作外,還兼了一份商場清潔工的工作,每天拼著命辛辛苦苦地掙錢。

  上大學前,楊莉總是對母親說:“媽媽,爸爸都死去這么年了,你不要死封建,給我找個后爸!”每當這時,母親總是笑呵呵地說:“死丫頭,你是不是嫌媽老了?”楊莉苦笑說:“媽,我看你這么辛苦,我是舍不得你啊!”母親心一酸,眼含淚水說:“女兒,媽媽只要看到你上大學有工作,媽媽就心滿意足!”

  放假的那天,楊莉手里攥著獎學金和第一名的成績單,望著校園里林立的樓房和馬路上奔馳的轎車,似乎感覺自己將來的夢想越來越觸手可及,母親如刀刻而瘦削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心中從未曾謀面的父親也咧開了嘴。她決定還是回去,2017年春節的她在外面打工,媽媽一個人孤苦伶仃太辛苦了!

  7月3日,楊莉登上了返回老家的長途客車。車到清溪鎮后,她迫不及待走到那位于鎮東頭的破舊老式樓房前,輕輕地推開門。母親正拿著一張照片,淚水汪汪地看著,肩膀一聳一聳地哭著。眼前這一幕讓她驚訝不已,她輕輕走了過去,小聲喊了聲:“媽,你怎么啦?”母親抬起頭,笑容掩飾了傷感:“小莉你回來了啊,我給你煮好吃的。”

  楊莉一把抓住母親的手說:“媽媽,我不餓!你怎么啦?”她突然看見一張很舊的中年男人照片,好奇地問:“媽媽,這個男人是誰?”母親支吾著,繼而又苦笑:“這是媽的一個中學同學!”母親有些矜持而羞澀,楊莉笑了:“媽,都什么年代了?我支持你,你就幫我找個后爸吧!”不料,母親卻搖了搖頭,沉默了,但從母親慌亂的眼神里,楊莉讀懂母親的一種渴望:母親苦了大半輩子是應該找個伴,家里有了男人才算個家啊!

  7月8日的清晨,楊莉正在家里溫習大學功課,母親帶著照片上的男人回來了。經母親介紹,楊莉知道那個中年男人叫楊德君,如今一個人,無依無靠。楊德君的到來,讓母親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媽媽找了“男友”,楊莉心里自然也是樂開了花,多一個人這個家就會好過一點,別人在背后也不會指指點點!她也可以享受父愛啊!之后的幾天,楊莉的家中洋溢著溫暖和快樂。歡聲笑語一陣陣從那老式逼仄的樓里傳來……

  沉浸在快樂中的楊莉,和未來的爸爸談天說地,而母親只在一旁偷偷地傻笑。很快,楊莉發現媽媽的男友和自己這么投機,她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楊叔叔應該多陪陪母親才是。于是,她開始少說話來冷落楊德君,可是,楊德君裝著不知道似的問長道短。楊莉心里越來越不自然。沒有辦法,她只好附和著“嗯嗯”地應著。

  實在沒有辦法的時候,楊莉借口要復習功課,可是,這一招,更招楊德君的關心,問她學習成績怎么樣,大學生活苦不苦……面對過于熱切的關心,楊莉感到一座山壓得她喘不過氣,她開始對楊叔叔有些反感。

  那天楊德君離開家后,楊莉把媽媽拉到房間里:“媽媽,我覺得楊叔叔有點怪!”母親一愣,欲言又止。楊莉又說:“媽媽,你們不合適,兩個人在一起說不了幾句話。我請人幫你重新找一個吧!”母親突然像洪水暴發似的大發脾氣:“你胡說什么!你不要說了,我只跟你楊叔叔!”之后,母親掩面痛哭起來。

  楊莉驚呆了!這么多年來,她從來沒有見過母親發過這么大的火,不管做什么,只要她喜歡母親從來不反對,甚至得不到還千方百計幫她找回來。可是,現在卻為一個多年不見的老同學跟她大發雷霆,她想不通!

親情坍塌,親爹竟是個殺人犯

  重慶的酷暑來得特別早,日頭特別毒,知了不停地叫,叫得人心煩意亂的。楊莉怎么也沒有想到,母親跟她提出更進一步的要求:讓楊德君住到家里來!

  楊莉皺起眉頭,苦苦地勸母親說:“媽媽,你們什么手續都沒有辦,你不怕流言蜚語嗎?”這一句擊中母親的要害,母親的臉紅一塊紫一塊:“小莉啊!楊叔叔無依無靠,他現在又……”母親頓了頓說,“他得了肝癌,晚期,很可憐的!我們不幫他,別人就沒有人幫他啊!”

  楊莉頭搖得更厲害了,心想:有絕癥的男人,更不該讓他住進家來。她極力反對,可朱季蘭堅持讓楊德君搬進家里來住。楊德君住進來后,母女之間一下子像隔了一塊堅冰,家里再沒有生氣。

  三天后,楊莉忍無可忍,趁著楊德君外出散步的時候,她跟母親說開了:“媽媽,我知道你的好心,但你不能就這樣守著一個有病的男人生活一輩子吧?況且我們經濟也不寬裕!”

  看著母親低頭不語,楊莉連質問的力氣都沒有了。她只好對母親說:“媽媽,算女兒不孝,我過幾天就回成都打工,我不想呆在這個家里!”母親坐著那里,還是默不作聲。

  第二天,楊莉正在給一個朋友發信息,不時發出咯咯的笑聲。正在興頭上,楊德君悄悄推開門走到她身邊輕聲問:“小莉,跟男朋友聊天啊?”楊莉緊鎖眉頭,沒好氣地回了一句:“不是,你別瞎猜了!”

  楊德君沒有覺察到楊莉的變化,仍然對她說:“你上學讀書不能交朋友,現在男孩子沒有幾個是真心的!”楊莉失聲:“你干什么,怎么管得這么多?”楊德君懊惱地說:“我只是問問!”楊莉沒說什么扭頭就出門了。走在大街上,擦肩而過的人,都變得不真實起來。她覺得楊德君純粹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跟母親八字還沒有一撇,就管她的事。

  2017年7月28日,楊莉又發現楊德君正在翻看自己的筆記本,她氣急敗壞地讓他放下。這時,母親趕緊拉著楊莉來到了樓底下,喝斥她:“小莉,你不要這樣好嗎?媽求你了!”楊莉不知道媽媽為了一個不相干的男人會這樣對她,她失去理智地說:“如果你不讓他走,那我就走,但我走之前,你能告訴我的父親,是死了,還是到哪里去了?”

  母親支吾著沒做聲。楊莉急了,一把抓住母親說:“媽媽,女兒求你告訴我,我的父親究竟在哪里?”那一刻,母親的淚水迅速模糊了雙眼:“我告訴你,你不要怪你父親,好嗎?”楊莉點了點頭。

  “你父親是個殺人犯!”母親泣不成聲地說。“真是殺人犯?”“是的!”楊莉沒有想到的是,這么多年人們說的竟然是事實,她真希望父親已經死了!那一刻,父親的形象在她的心中轟然坍塌了。楊莉不敢相信,捂著臉飛快地離開那個曾經熟悉的家!母親望著楊莉的背影,有說不出的心酸和傷痛!在樓上的楊德君,悄悄望著她們母女倆的一幕,抹著眼淚,痛心地拍打墻壁!

  楊莉離開家,不知不覺地走到了舅舅家,舅母看到楊莉哭喪著臉,迎了上來問她怎么回事。她一頭扎進舅母懷里痛哭,說:“舅母,媽說我爸是殺人犯是真的嗎?”舅母嘆了一口氣,寬慰她說:“孩子,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就不要太自責了!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你先在我們這里住一段時間,慢慢就會忘了!”

  家里多了一個叔叔,父親又是殺人犯!楊莉心情壞透了,她想,先在舅母家住一段時間也好,她相信時間會沖刷走一切。那天晚上,在舅母家她看了一會電視就睡覺了。半夜,她起床去了趟衛生間,回來路過舅舅和舅母房間時,隱隱聽到說話的聲音。聽完之后,楊莉蒙了!

還原真相,叫一聲爸爸好親切

  原來,父親殺人是另有隱情的。

  早在2001年6月,父親帶她和母親到親戚家祝壽。本來那是一個幸福而溫馨的夜晚,父母手拉手走在大路上,女兒楊莉扎著小辮子吃著香蕉跳著。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命運對他們一家人的殘酷,來自于對面走來的幾個喝醉的小青年。當時,還不到4歲的楊莉無意將香蕉皮扔到了他們跟前,使其中的一個小青年摔了一跤,幾個小青年惱羞成怒,氣勢洶洶地向小莉撲來,這時母親擋了上來,那些青年便對她們母女動起手腳。父親發覺情況不妙,趕緊跟他們道歉,可是那幾個青年竟再次動手打她們,父親沖上去跟他們扭打成一團,不知不覺,父親抓住地上的磚頭拍在了一個人頭上,瞬間那個人倒在血泊中死了。后來,父親被判死緩……

  天啊!父親殺人的真相竟然是這樣!楊莉渾身顫抖著,她不知道如何回到房里睡覺的,她心痛得幾乎無法呼吸。她怎么也不會想到,父親是為了保護她和媽媽才成了殺人犯的!此時,父親在她心中不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她知道母親這么多年為什么不嫁人了,母親真是天下最苦的女人啊!她要明天一大早就回到母親身邊,并勸母親嫁一個和父親一樣有男子漢氣概的好男人!

  2017年8月4日一大早,她辭別舅母就匆匆往家趕。見到母親的一剎那,發覺這幾天母親蒼老了許多。“媽!”她上前輕輕地叫了一聲,鼻子一酸,眼淚不聽話地流了下來。母親抱住她痛哭失聲:“女兒,你回來就好了!”楊莉止住淚水說:“媽,我知道爸爸為什么犯罪了,我不怪他!但我不同意你嫁給楊叔叔!”

  “女兒啊!不行……”母親一下子又哭了起來,楊莉覺得母親真奇怪,每次,她提到楊叔叔的時候,她總是向著他,楊莉驟然覺得心冷。

  過了好一會兒,母親哽咽道:“小莉,媽媽不想再瞞你。你爸一直不讓我說,自從他判刑后,他讓舅舅捎信給我,為了在你的成長道路上,不背負有一個殺人犯父親的名聲,他交待我不要告訴你他是一名殺人犯。但你是他一生惟一的希望。在獄中,他常常拿著你的照片,以淚洗面,他發誓好好改造,后來連續減刑!去年5月份回來了,但他還是不想讓你知道他殺人的真相,默默在外面打零工掙錢供你上學。然而,就在你放暑假前,他突然感覺不舒服,到醫院檢查已經是肝癌晚期!在我一再要求下,他這才同意以男友的身份回來并看看你,可是……”楊莉大驚失色:“楊叔叔就是我的爸爸!“

  “啊!原來這一切的一切……”是自己誤會楊叔叔了,不,是父親!那一刻,在楊莉心中,楊叔叔的形象也不討厭了,父親也不是壞人了,只是他愛這個家的表達方式太含蓄了!

  這時,楊德君從房間走了出來,楊莉看見他時,眼淚像決堤的洪水傾瀉而出:“爸,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啊!”楊莉緊緊抱著父親,為了這份殘酷、深沉的父愛,更為了飽經滄桑的母親,她只能忍下淚水,從心里答應他們:我一定好好學習,和爸爸媽媽堅強地走下去!

  現在,父親堅決放棄治療供女兒上學,而懂事的楊莉卻依然堅持打工自己掙學費。

  2017年9月22日,當筆者再次見到楊莉時,她正在學校的食堂里打工,滿頭大汗的她對筆者說:“我為父親以前的過失而汗顏,也為他如今美麗的謊言而感動!所以,為了父親的病,我決定出來打工!老天是公平的,人如果不能選擇出生的命運,還可以選擇生存的命運和愛的快樂。總有一種美好的東西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所以,我相信,父愛的痛,不僅是我的財富、我的金礦,更是我的人生的,引領我走向成熟!”

  (為尊重當事人,本文均采用化名)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温州麻将双翻 河北11选5走势图表 极速11选5平台推荐 2018海南环岛赛吉祥物 福建福彩中奖后去哪里领奖 865棋牌游戏手机版 红球个位五行 彩票网黑龙江11选5 丰禾棋牌为什么打不开 双色球028历史记录 山东十一选五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