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麻将双翻
知音網首頁 > 情感 > 婚姻 > 傾訴 > 大愛無疆,一個中國女人在非洲的愛心奇跡

大愛無疆,一個中國女人在非洲的愛心奇跡

www.gjjgh.tw 2019-10-08 09:43:37 知音網 我要評論

字號:T|T

 這次去非洲,崔崴還想在東南非十個比較富裕的國家開中國連鎖商城,在中國商人和非洲商人中間牽線搭橋,將中國的過剩產品賣到非洲去。


  崔崴出生在河南省新鄉市一個軍人家庭,于1981年生下了女兒小魚兒。可是,這個可愛的女兒并沒有陪伴她多久,女兒被確診為小腦吲部髓母細胞瘤,在和腦癌抗爭了6個月后,女兒還是離開了這個世界。

  女兒離世沒多久,崔崴的家庭也解體了。崔崴應日本的一家制藥廠邀請去日本巖首縣花卷市講“海味藥膳”和中醫的泡灸,講學結束后,想著女兒那么小就辭世了,崔崴怎么也不想回大連了。

  有一天,她和一個日本友人去馬達加斯加駐日本大使館,看見許多日本人在那里排隊辦簽證去馬達加斯加,崔崴這才知道馬達加斯加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島國之一。看著排隊等著辦簽證的那些日本人,崔崴就想,既然馬達加斯加那么美麗,那么,女兒會不會轉世去了那里呢?這個念頭一閃,崔崴就決定去馬達加斯加了。

  崔崴帶了夠一年生活的錢和一些必備藥物從日本東京的成田機場飛到了馬達加斯加首都那那利佛。下了飛機,一個人也不認識的崔崴找到了一家中國人開的長城飯店,在那里住了下來。

  半個月后,崔崴在那那利佛市三條街珠寶市場旁邊租了一間40多平方米的商鋪,然后找到當地的華僑協會,注冊成立了一家新世界商貿公司。

  崔崴正在店里賣貨,突然有一個朋友找到她,想請她幫個忙,讓她和一個從天津來的男人假結婚,那個朋友說,這個天津男人叫高順新,來馬達加斯加辦的是單程旅游簽證,他很窮,沒有錢投資,要想在馬達加斯加長期住下來,只有走假結婚這條路。聽完朋友的話,知道中國人有難處了,崔崴沒太細想就答應下來了。

  辦完結婚手續后,因為高順新暫時找不到工作,就留在崔崴的店里幫忙。高順新比她大幾個月,原來是天津紡織廠的修理工人,后來下崗做了布料批發個體戶,再后來生意不順,和妻子離婚了。

  高順新人很善良,做事認真仔細,漸漸的,崔崴對高順新產生了好感,兩人聊的話題多了起來,見此情景,有人就起哄讓他們兩人真的住在一起。

  高順新有一手好廚藝,兩個人住到一起后,崔崴到居民區里租了一套房子,這個房子也是門面房,上下兩層,各40平方米,崔崴在樓上開了中國飯店,樓下開了中國商城。

  那是崔崴一生中最好的一段時光。崔崴把高順新的女兒也辦到了加達加斯加。再后來,崔崴跟高新順的女兒有了矛盾。崔崴和高順新離開馬達加斯加,來到了科摩羅首都莫羅尼。

  在科摩羅首都莫羅尼,崔崴和高新順仍然開中國飯店,他們開的這家飯店是莫羅尼唯一的一家中國飯店,因此,來吃飯的人很多,收入很好。飯店開業沒多久,就有一個小女孩天天到店里來,每次進門,她都會對崔崴瞇眼笑,童聲童氣地像貓叫一樣“喵嗷喵嗷”地說話,每到這時,崔崴的心里總是涌出母性的幸福。

  可是,沒多久,小女孩就不來了,后來崔崴才知道,小女孩死于瘧疾。崔崴了解到,在非洲,每天都有近3000名兒童死于瘧疾,她太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了,為此她一夜又一夜地睡不著覺。那時,非洲的網絡也很發達了,崔崴登上了北美的萬維華人網站和五味齋網站,呼吁全世界有能力的人都來關注非洲的瘧疾,來消除瘧疾給非洲人帶來的痛苦。

  早在總參門診部當衛生兵時,崔崴就知道屠呦呦了,屠呦呦的工作單位和崔崴的工作單位只隔幾條街,崔崴知道屠呦呦研究的青蒿素對治療瘧疾有特效。因此,在網站上,崔崴也請網友幫她尋找屠呦呦的聯系方式。

  在網站上,崔崴結識了兩個非常好的網友,一個叫老禿筆,一個叫鐵獅子。這一男一女兩個網友幫了崔崴很大的忙,兩人把崔崴寫的求助信翻譯成英文轉發給了世界衛生組織,轉給比爾·蓋茨、李嘉誠等世界名流,同時還幫崔崴找屠呦呦家的電話。

  在網上做著這些事情的同時,崔崴回了一趟北京,購買了一些“科泰新”藥帶回科摩羅,送給瘧疾病人吃。崔崴吃驚地發現,藥物成分主要是屠呦呦研制的雙青青蒿素的科泰新,瘧疾病人吃了,療效比當時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治瘧疾藥物喹寧要好出許多。

  在中國駐科摩羅經商處參贊的協調幫助下,崔崴到莫羅尼的工商部門注冊成立了科摩羅華僑商會,之后,用商會的執照獲得了在科摩羅經銷科泰新的許可證。這之后,崔崴開始大量地將科泰新運到科摩羅。

  因為知道崔崴無償地給小孩和貧困的瘧疾病人送藥,漸漸的,許多得了瘧疾的人每天早晨早早起來,到崔崴的店門前排起長隊,等待免費領藥。

  雖然這樣無償的送藥讓崔崴經濟上出現了困境,但她收不住手。那些日子里,崔崴幾乎每個月都要從國內購買近1萬美元的科泰新空運到科摩羅。這期間,為了彌補送藥帶來的虧空,他們4次更換飯店地址,最后在海邊租了一幢二層樓400多平的一個酒店,這個酒店不但可以接待散客吃飯,而且還可以接待各種宴席,科摩羅總統也曾來這里吃過飯。

  但既使是這樣,也難以彌補崔崴送藥的虧空,有一次崔崴又要進藥了,借遍了周圍能借錢的朋友,進藥的錢還是不夠,高順新把第二天飯店買菜的錢都拿出來給了崔崴。高順新常對崔崴說:10美元就可以救活一條人命,這事值得。

  北美的老禿筆不知從哪里找到了屠呦呦的電話,拿到屠呦呦電話的當天,崔崴就給屠呦呦打去了電話,跟屠呦呦說了科摩羅瘧疾橫行的情況,當屠呦呦聽說科摩羅瘧疾帶蟲率已達84%時非常吃驚,崔崴非常希望屠呦呦能親自來科摩羅滅瘧,但苦于沒有經費,屠呦呦沒能來。

  隨著崔崴在科摩羅聲名鵲起,危險也在逼近崔崴。由于崔崴在科摩羅銷售科泰新,又無償地贈送科泰新,動了某些人的奶酪,有7個人打車來到崔崴的飯店,硬說崔崴收了他們的錢而沒有把他們辦到法國去,不由分說就把崔崴的飯店給砸了,崔崴和高順新被這伙人打倒在地,崔崴左側4顆牙齒被打掉,高順新的肋骨被打骨折。

  飯店被砸了,人被打傷了,崔崴和高順新在家里躺了幾個月,差點沒死在那里。這之后,他們不能開飯店了,只好蹲在路邊賣庫存和飯店里的桌椅板凳。

  這之后,崔崴和高順新在科摩羅的日子一直過得很艱難。聯合國有一個抗瘧會議在科摩羅第二大島昂儒昂島召開,當地國立醫院給崔崴發來了邀請函。

  崔崴突然接到李國橋打來的電話。李國橋是廣州中醫藥大學首席教授,治瘧專家。幾天后,李國橋真的飛到了科摩羅首都莫羅尼。

  稍事休息后,李國橋在秘書、莫羅尼當地醫療部門的官員陪同下乘坐一架只能坐7個人的小飛機飛往科摩羅最小的島莫埃利島。這個島有27個村莊,3萬多人口。

  在莫埃利島住下的第二天,崔崴就陪著李國橋坐上一輛小皮卡,去一個村莊考察。這個村莊只有幾十戶人家,婦女和兒童占了一大半。一進村莊,崔崴就看見一個很臟的小女孩搖搖晃晃向她走來,崔崴用手一摸女孩的頭,燙得嚇人,很明顯,這個女孩患上了瘧疾。

  李國橋走過來說:“這個孩子如果不治,很難活下來。”聽了這話,崔崴突然不可遏止地想起了她的小魚兒,頓時淚流滿面。崔崴抱著小女孩哭出了聲,之后,她打開隨身帶的小藥箱,給小女孩吃了科泰新。

  那是中國人第一次進這個小村莊,全村的人都出來了,跟在他們身后不斷地喊China。崔崴陪著李國橋在屋門口、破墻底下給他們看病。全村留在家里的人幾乎都是渾身滾燙,都得了瘧疾。李國橋給瘧疾病人看病,崔崴就看李國橋的眼神,她想從李國橋的眼神就看得出他是否下定決心要來治瘧。

  這次考察讓李國橋決定帶醫療隊來這里滅瘧。回到莫羅尼的當天晚上,李國橋會見了當地的一些抗瘧人員,然后連夜給科摩羅政府起草抗瘧方案。

  李國橋回國后,崔崴開始了漫長的等待。李國橋帶著一支7個人的醫療隊來了。同世界衛生組織滅蚊防蚊治瘧不同,李國橋采取的辦法是快速滅源滅瘧法,給全部帶瘧原蟲的病人服藥,從根上切掉傳染源。

  11月5日,是崔崴的生日,也是崔崴女兒小魚兒的忌日。這一天,科摩羅總統通過電視向全世界宣布科摩羅開始向瘧疾宣戰。崔崴加入到了這個隊伍中,她學習用顯微鏡尋找瘧原蟲,她白天和醫療隊一起去村莊采血,夜里徹夜在顯微鏡下尋找瘧原蟲。一個血樣要看上20多分鐘,要從幾百個視眼里仔細尋找瘧原蟲,不能有一個漏網之魚。

  那是一場真正的殲滅戰。崔崴和醫療隊員們一個村、一個村地給血液里帶瘧原蟲的病人吃藥,絕不放過一個病人。崔崴在中國醫療隊里工作了3年,和醫療隊員們走遍了莫埃利島上所有的27個村以及其他兩個島上的村莊,極大地縮小了瘧疾的發病率。

  科摩羅3個島上的滅瘧工作進入到了尾聲,基本上實現了瘧疾零死亡,大部分醫療隊員都回國了,島上只留下一些解剖蚊子的研究人員。當時,不知什么原因,崔崴一只腳的腳脖浮腫了,用手一摁就是一個大坑,在科摩羅查不出原因,李國橋就讓崔崴回國檢查治療。就這樣,身無分文的崔崴回到了家鄉大連。

  回到大連后的崔崴和母親住在一起,母親是離休人員,工資收入尚可,崔崴暫時成了啃老族。

  休整了一段時間后,崔崴萌生了辦養老院的想法,她四處籌資,準備在大連大黑石海邊租房建起了一家養老院,因為自己是失獨母親,崔崴就把養老院的安養對象確定為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失獨父母,養老院采取義工方式運作。

  崔崴在非洲時就在國內建了一個失獨父母QQ群,里邊有數百個失獨父母,崔崴想動員那些目前還有工作能力的失獨父母到養老院來做義工,養護那些已經沒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失獨父母,等到他們自己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時,再由那些比他們年輕的、有工作能力的失獨父母來照顧他們的生活。

  經過近5年的籌備,崔崴終于在大連大黑石海邊將養老院建成了。屠呦呦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當天,高順新和崔崴興奮地聊了一個多小時,兩人決定重回非洲。

  崔崴和高順新都知道,當年,崔崴在科摩羅用科泰新(主要原料是屠呦呦的雙青青蒿素)。治療瘧疾時,青蒿素在非洲還沒有人認識,世界衛生組織也是主推喹寧治療瘧疾,現在,屠呦呦因青蒿素獲諾貝爾獎了,他們再去非洲用青蒿素治療瘧疾會一帆風順得多。

  這次去非洲,崔崴還想在東南非十個比較富裕的國家開中國連鎖商城,在中國商人和非洲商人中間牽線搭橋,將中國的過剩產品賣到非洲去。然后,將經商的利潤全部用來治療非洲患上瘧疾的兒童,救助更多的非洲“小魚兒”!

  編輯:小東

  【本文為知音網原創稿件 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温州麻将双翻 北京pc开奖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号码查询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d 永利炸金花 意甲联赛分析 星空棋牌官网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 3d组六偶偶奇偶奇奇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图表 股票行情手机